少加點班 / 待分類 / 深度思考你學不會

分享

   

【物流香港】深度思考你學不會

2021-09-16  少加點班

    來,我們先一起心算一道算術題:

    285乘以285等於多少?

    先花5分鐘時間嘗試下。

    答案是:81225

    算對了麼?

    如果我沒猜錯,你不是算錯了,像多數人一樣,你是中途放棄了。

    這不是因為你“數學能力差”或者“蠢”,而是因為一個客觀原因:

    人類“工作記憶”最大隻能容納5~9個工作項組塊)。

    *即我們的短時記憶最多處理5-9個獨立項

    上述心算題超過了這個客觀限制

    不信我們一起可以羅列下,如果你只是用原始的算法,如圖所示:

    存儲乘法因子285,佔據1個組塊;

    計算5乘以285,即分別是計算5乘以5、5乘以80、5乘以200,包括存儲中間結果,佔據7個組塊,;

    類似,十位數乘積、百位數也需佔據7個組塊,最後它們相加佔據5個組塊……

    至少需要27個組塊。

    除非你患了記憶分裂症,否則大腦容納不了這麼大的工作記憶。

    此時你可能會驚恐,少加老師,我竟算對了,怎麼辦,是不是腦裂了?

    沒事,順帶自誇下,我也算出來了。

    先聲明,我大腦正常,之所以能夠算出來,依賴兩個先決條件:

    條件一:

    我動用了技巧,將兩個285相乘轉化成:

    (300-15)x(300-15)

    *即變成了300*300減去15*300*2加上15*15,這樣目前就用了4個存儲位。

    但是在計算倒數第二步,15乘以15時,就已用掉了7個存儲位了。

    正常來説,計算15乘以15本身還需要3個存儲位,仍超出了工作記憶上限。

    於是,需要條件二:

    事先就記住15乘以15的結果是225。即直接調用了長期記憶,這無需消耗工作記憶。

    *我小學時參加算術競賽,經常練習二位數平方,於是記住了。

    在條件一、條件二的前提下,我得以在9個工作記憶的限制內完成計算(但還是很吃力)。

    可以鬆口氣了,數學的話題到此為止。

    我舉算術計算的例子,只是讓大家直觀體驗下:

    由於大腦工作記憶的客觀限制像專家那樣的深度思考,需要依賴各種前置條件,不是能夠“學會”的。

    比如剛才心算285的平方,哪怕告訴你可以轉化成(300-15)的平方,但由於你缺乏15平方這個“背景知識”,你依然不具備足夠的工作記憶處理。

    這只是個簡化的類比。現實中的問題是非結構化的,遠比結構化的算術問題複雜。

    那麼,為什麼有些人能進行“深度思考”,而多數人做不到呢?

    怎麼才能擁有深度思考的能力呢?

    首先,我們先統一下共識,到底什麼是深度思考?

    學術界並沒有類似概念,但我們大概明白它類似於“睿智”。

    如果我們談到那些睿智的人,我們就對深度思考有了更直觀的共識:

    他通常很酷。

    比如福爾摩斯,能在眾所周知的線索中,發掘別人找不到的真相。

    雖然深度思考已經是個爛大街的概念,但必須承認,如果你想成就點什麼,或者讓生活好點,甚至哪怕是讓身邊的人高看一眼,深度思考的能力都必不可少。

    典型的深度思考包括:

    • 從表象見本質

    • 化繁為簡、觸類旁通

    • 做事有清晰且靠譜的思路

    • 獨創的想法、高質量的決策

    • ……

    這麼一羅列,你可能更心動了。讀那麼多書幹嘛,只需學會“深度思考”的能力,不就可以“一招鮮吃遍天”了麼?

    這或許正是市面大量湧現認知方法論(新式成功學)的原因,他們都在教人們如何深度思考,這給到大眾一種錯覺,似乎“深度思考”就像騎自行車一樣,是一種能夠“直接學會”的“技術”。

    出於研究的需要,我看過一些這類書籍。研究後,我得出了一個有趣的結論:

    它們完美體現了“無用之用”相反的概念——看似有用,實則無用,我們可以稱之為“成功學悖論”。

    什麼意思呢,這類書談的內容,對於那些已經擁有深度思考能力的人而言,它就像對司機陳述交通規則,但對於目標讀者(暫不具備深度思考),它就像是對史前人類描述交通規則一般。

    換句話説,它描述的內容超出了這類人的“體驗範疇”,他們聽得懂(語言陳述),但無法領會。就像你嘗試向先天性失明的人描述彩虹的顏色。

    以我自身來説,「少加點班」後台收到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少加老師是怎麼思考的?這種思考方法能分享麼?

    最初,這些問題隱含的巨大價值激起了我的鬥志。

    我雄心勃勃開啓了系統研究之旅:

    從基礎生物神經科學、哲學認識論、人工智能、進化論、認知心理、發展心理、社會心理、人格理論的六大範式、甚至還有記憶研究……

    這些書甚至填滿了我的書架。

    隨着研究的順利開展,我發現,夢想反倒遙不可及。

    我找到了答案,但這個答案無法實現你們的願望:深度思考無法被“傳授”。

    正如教育領域經常研究的一個課題,學生能學會專家思維麼?

    答案是,不能。

    如果有人宣稱能教會你更聰明的思考,那麼這個人要麼無知要麼是騙子。

    但是,你無需沮喪。

    深度思考(或者稱為專家思維)的能力雖無法直接學會,但卻有一條通往這個寶藏的路徑。不然,這個世界怎麼會存在擁有專家思維的人呢?

    那麼,我們該如何一步一個腳印的擁有深度思考的能力呢?

    其實跟兩性戀愛一樣,如果你想贏得美人芳心,第一步就是用心瞭解對方,而不是一上來就炫富送禮。

    下面,我們就地拿幾個“樣本”,開膛破肚,用顯微鏡呈現給大家。

    文章開頭,我們嘗試了心算285的平方。這其實就是一個簡易版的深度思考案例。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從中發掘深度思考的最關鍵要素:

    大腦工作記憶5-9個的容量限制

    無論是哥德爾的不完備性定理,還是萊布尼茨的微積分體系,或者是愛因斯坦的質能守恆定律……這些人類史上最複雜最偉大的想法都是在5-9個工作記憶的容量範圍內“創造”出來

    這麼“小”的工作記憶,卻能容納這麼“大”的思想,而我們卻連285的平方都算不出來,着實讓人驚訝。

    不過我們確實該為此羞愧一番,因為人腦確實擁有不可思議的潛能,而多數人頭上頂着一個全宇宙最精密的儀器,竟天天用來刷抖音、追明星八卦,暴殄天物莫過於此。

    那麼,專家們是怎麼用這小小的“內存”進行龐大的“運算”呢?

    這依賴大腦的三個精妙設計:

    設計1:自動調用長期記憶中的背景知識

    這點我們體會到了。

    比如15乘以15,對於多數人需要消耗3個以上的內存空間,但對於我這類已經記住了結果的人,只需直接調用大腦長期記憶(long-term momory),拿出結果225,這幾乎不用消耗任何工作記憶

    目前心理學實驗證明,人類長期記憶的容量近乎無限。甚至你認為自己遺忘的事情,只要刺激適當,都能想起。

    換句話説,你擁有的背景知識長期記憶越多,你大腦能調用的運算資源越大

    但是,光有事實性知識,離深度思考還很遠。

    這就是為什麼孔乙己儘管會“茴”字的四種寫法,最終還是混不上一口飯。

    設計2:操練“程序性知識”降低認知負荷

    只要學過任何運動技能,包括騎車、打球、彈琴、甚至遊戲,我們都體驗過“剛學時很累,學會之後不用動腦的感覺”。

    比如學開車。

    剛學時,每次都需全神貫注。隨着練習的增多,我們幾乎能自動的避讓前後車輛、打轉向燈、控制車速……因為隨着大腦對開車的熟練,這些程序性知識(procedural knowledge)已經被存儲為內隱記憶。

    我們調用這些內隱記憶,同樣無需佔據大腦內存。這又為內存騰出了空間,專注於“高層的創造性思考”。

    或許你會問,這些內隱知識都是“運動技能”,但我們平時思考時是純粹的符號思維,哪裏有什麼程序性知識?

    其實原理是一樣。

    比如,做個PPT,我們看下,新手跟老手的“程序性知識”有什麼不同:

    新手大腦中想的是:

    什麼模板好看、每頁放什麼內容、要不要加點炫酷的動畫……

    老手大腦中想的是:

    做PPT的目的是什麼?聽眾是誰,要達到什麼成效?據此要求內容要怎麼組織,時間控制多久……

    這麼一對比,就很明顯了。新手的程序性知識粗糙、沒條理、關注細枝末節。而專家思路清晰、聚焦重點。

    更重要的是,專家調用上述思路,並不需要消耗“工作記憶”。而新手如果照搬,卻會把工作記憶耗盡,大腦會非常吃力,根本沒法“騰出空間”進入更深層次的思考。

    專家為什麼能如此從容?就像開車一樣,都是歷經反覆練習而內化的,此外別無他法(沒有捷徑)。

    那麼,是否在特定領域擁有足夠的事實性知識、程序性知識就能做到像專家一樣深度思考了呢?

    還差得遠,這充其量只能算是高效率思考的機器,但我們人類智慧的最大價值卻是創造性的思考。

    設計3:藉助內化知識激活潛意識的計算能力

    普通人由於缺乏內化知識,只能在工作記憶中對低層概念進行分析。但對於擁有足夠內化知識的人,他的工作記憶能夠“整個組塊”的進行高層分析。

    最簡單例子,我們初學外語時,只能一次看一個單詞的閲讀。

    但任何一個接受良好教育的人在閲讀母語時,其實是一個語塊一個句子,甚至一個段落的閲讀,這樣工作記憶就能對文章的整體思想進行聯動分析了。

    換句話説,外語學習者每次工作記憶分析的信息量最多是5~9個單詞,但熟悉該語言的人每次能延伸的信息量大概是5~9個段落(這只是個比喻)。兩者大腦的分析量差異之大可見一斑。

    此處,我們小結下,大腦之所以能用如此小的內存(工作記憶)做出如何驚人的思考結論,依賴的是三個精妙設計:

    1. 利用積累的背景知識釋放“內存”

    2. 利用熟練的程序性知識釋放“內存”

    3. 藉助內化知識激活(或者説間接使用)了潛意識的計算能力

    在此基礎上,我們的大腦才能持續湧出想法,並集中全部運算資源,喚醒“創造力高峯”狀態,即科學家們稱之為的“思想實驗”:

    提出(最佳)假設,在大腦中進行“思維實驗”,批判、驗證、得出高價值的思考結論。

    這個過程的本質非常類似於科學實驗室。不過一切發生在大腦中,外面看不到:即在思維中提出猜想、蒐集記憶材料、篩選、聚焦、分析,在大腦中進行大量的“思想”實驗去檢驗。

    至此,我簡要的把大腦中“深度思考”的核心流程模擬了一遍。

    正好,很多朋友對我是怎麼寫作專題興趣濃厚,下面,我再以本專題的“深度思考”過程為樣本,為你全程解剖。

    *事實上「少加點班」每篇專題都是深度思考的結果

    下面開始解剖,我會先簡單談下深度思考的要點,再具象化我的思考內容:

    1、確定問題情境,首先借助背景知識、程序性知識,直接忽視不重要的信息,抓住關鍵信息。

    實例解剖:

    以本專題為例,當我確定“深度思考”這一主題時,大腦根據各類跨學科知識(即前面提到那些佔滿我書架的背景性知識)、常年深度思考的內省剖析(程序性知識),優先將問題定位到大腦“工作記憶”的範疇。

    這一過程幾乎是自動執行,我本人也不太意識得到,所以沒耗費多少工作記憶。

    在此基礎上,我忽視了意志力、情緒、智商、人格、批判性思維等各種信息噪音(背景知識告訴我與這些無關),然後思維進行聚焦,同時激活大腦中高度可能與本主題(深度思考)相關的知識,主要是:

    • 建構思想

    • 皮亞傑發展理論

    • 認知科學

    • 波普爾進化認識論

    2、分析關鍵因素,操作高層抽象組塊。

    實例解剖:

    當我聚焦核心是從大腦“工作記憶”下手時,我同時抽取了“認知理論”、“發展理論”、“進化認識論”等高層概念作為並行分析對象。此時,這三個高層概念佔據了我寶貴的工作記憶空間。

    如下圖發光藍色區域內部所示。

    這裏很關鍵,儘管表面看,我的意識區在分析“認知理論”、“發展理論”、“進化認識論”等,但腦海中,其實激活了該理念下的所有低層概念(即圖中的小圓圈),並調用潛意識的計算能力,對所有的低層概念自動進行分析、匹配、批判、合併等等運算……

    這系列過程我意識不到,但結果卻真實的輸送給了我,即,持續不斷會有“想法湧現”。

    *這就是為什麼深度思考學不會,對於沒有內化上述知識點的人,就算把這些知識概念一個個羅列在面前,大腦也缺乏工作記憶對它們進行分析。

    3、基於上述分析結果,提出獨創假設,進行驗證猜想。如何驗證呢?主要通過各種理論(或生活經驗)進行交叉檢驗。

    比如,我的猜想跟某理論衝突、或者跟生活工作常識衝突,就可能出問題了,然後從中找到最佳猜想。

    實例解剖:

    分析了上述內容後,我最初提出“大地圖猜想”。即,只要你的背景知識足夠多(包括如何思考的知識),大腦就像有了一張清晰的地圖,一眼就能自發的選擇最佳思考模式。

    但很快,我發現這違背了強化學習理論的實驗結果,其次,現實中很多“知識達人”對什麼都能夠侃侃而談,卻並不見得多少“洞見”。

    這些“事實衝突”都説明,我上述猜想不對。

    緊接着,我繼續在大腦中提出若干猜想……篇幅關係,不再一一介紹,類似上面,由於存在衝突,或者是缺乏可行性,被我一一否認。

    直到最後,我才提出了“大地圖+進化認識論”的猜想,並結合“工作記憶”的特徵展開完善,也就是最終你們看到本文的樣子。

    *我必須反覆強調,大腦實際運作更為神祕、複雜,我們用“工作記憶”、“長期記憶”的理論只是為了幫助理解大腦,但不要機械式的認為大腦就是這樣子

    以上過程就是我推出每篇專題的縮影,很辛苦,但至少需要這種程度才夠資格發表。

    至此,我們完整剖析了一遍,為何我強調深度思考不是能夠“教會”的,它只能你一步一個腳印,積累大量背景性知識、學習科學思維、大量的思考實踐,尤其是邏輯演繹、抽象的知識跨界遷移等等。

    那麼,既然結論是“深度思考學不會”,我們把這整個微觀過程“透視”一遍,又有什麼用呢?

    沒錯,儘管看完本文並不會讓你變得更有深度,但卻能為你提供大腦工作的知識原理,以後無論你是教育孩子,還是別人想忽悠你,你根據大腦原理就能輕易辨別。

    但更為重要的是,這個結論的延伸,能得出更高價值的尖鋭啓示:

    啓示一:賦予知識更深重的意義

    很多人抱怨“不愛學習”、“看不進書”。那麼本專題為你找到一個強力的求知理由了——任何知識都不會沒用

    大量的背景性知識、程序性知識,相當於能極大擴容你的大腦內存,這是一切有價值思考的前提。

    換句話説,你可以選擇讓大腦空耗,也可以選擇將大腦塑造成超強的武器,這一切取決於你。

    而眾所周知,我們的大腦究竟排斥、還是接納某些知識,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是否主觀認可知識的價值

    你賦予的意義越多,大腦就能記得越牢。

    啓示二:如果你想擁有深度思考力,至少要在一個領域成為準專家

    我們剛才看到了,深度思考必不可缺的是“操作高層抽象組塊”的能力。但這個能力需要前提——你必須至少在某個領域“體驗”過,然後才能將之慢慢遷移到其他領域。

    如何獲得抽象思考的體驗?我的建議是,先在自己的優勢領域已有大量積累,且較為出色)繼續突破,至少把79分提升至81分

    比如,Channel(香奈兒)前CEO莫琳·希凱在其自傳中曾談到,自己擁有出色的領導力,主要得益於她大學後期對電影的深刻理解。

    但她自己估計也沒意識到,她之所以能從電影課程中“抽象遷移”出領導力,最初是得益於她的文學專業背景:

    由於常年的文學訓練,她已經能夠將文學“專家”的“高階”思維遊刃有餘的“切換”到電影中,比如,感受電影細節對情緒、感覺的影響,理解電影細節如何觸動他人……

    正是最初在一個領域擁有“專家”思考力,才能帶動着遷移到其他領域。

    我自己對此也深有體會。

    譬如,我的思考力,就得益於我以前長期的信息系統研究的訓練,而這些思維又能無縫切換到寫作上。

    啓示三,思考很累,但思考多了,就不累

    一些研究機構曾針對著名的科學家們進行長期追蹤研究,他們發現,這些偉人們的標準智商並沒有比常人突出很多。

    真正使之與眾不同的是,也是他們的共性,是他們能夠持續思考的能力,他們腦力衰竭的閾值遠遠高於常人

    作為一個“準高頻思考者”,我對此深有體會,經常一些不起眼的現象都能激起我的思考。

    比如,我的小外甥談到他自己時,總是稱呼自己的名字,而不是説“我”。

    這就引發我對發展心理學的一系列思考,而思考與研究反過來又急劇擴容了我的背景知識,由此產生正向螺旋式循環……

    *這也驗證了積累大量背景知識能產生“馬太效應”的觀點。我也讓暗智能的用户思考過這個問題。

    我相信正是熱愛思考讓這些科學巨匠真正的脱穎而出。

    本專題還從另一個角度證實了“勤練思考”的重要性:

    它能夠將複雜的思考過程進行“內化”,間接調用潛意識的運算能力無需工作記憶參與就能獲得大量有洞察力的想法,同時,還能釋放大腦內存,使之專注於更復雜的問題,這都是得到高價值思考的前提。

    就像騎自行車一樣,最初笨拙,熟練之後,你甚至能一邊騎車一邊思考285乘以285等於多少(當然別這麼做)!

    最後,請忽視“智商、聰明”的概念吧

    由於心理發展觀念滯後,不少家庭、學校教育一直試圖在學生中區分出聰明與笨拙,好學生跟差學生。

    我身邊就有不少人因此與知識“樹敵”,畢竟,求知會觸發他們小時候的不快回憶,讓他們缺乏自信。

    但本文的結論很明確:

    “好學生”跟“差學生”,唯一的區別就在於“好學生”積累了更全面的知識數據庫,這讓他們對更多的事物好奇,驅使他們思考更多,既提升了思考閾值,又內化了更多的知識。

    而社會的態度,更加劇了“好學生”與“差學生”的分化。

    但這個分化進程,從你看完本文起,就可以斬斷了。

    這讓我想起了著名傳記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幾句話:

    “一個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時刻,一個人類羣星閃耀時刻出現以前,必然會有漫長的光陰無謂地流逝而去。而在這種關鍵時刻,那些平常緩慢按順序發生和同步發生的事,都會壓縮在這樣一個決定一切的短暫時刻表現出來。”

    而對於你,也許現在,就是這個時刻。

    本文由作者李少加原創首發於公眾號(少加點班),授權轉載請回復“授權轉載”查看轉載要求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